1. 网站首页
  2. 客户服务
  3. 行业资讯

江门专业穿胶壳端子机

2021-07-09 15:59:43

采购线束加工设备,端子机全自动端子机剥线机快速剥线机,自动端子机,端子机刀片,端子机设备厂商,端子机品牌,半自动端子机,就选昆山兆科机械有限公司

全自动端子机端子机,可以选择:
昆山兆科机械有限公司主要从事各种线束加工设备的开发、设计、制造、销售为一体的高新技术企业。

兆科机械

兆科机械

北京时间11月19日凌晨消息,媒体周二分析文章指出,美联储正准备提出一个计划,禁止大银行拥有原油输送管线、金属仓库以及其他现货大宗商品资产,而来自多个州的小城镇的官员们警告说,这可能会导致很多美国人的生活陷入不便。 来自阿拉巴马州、路易斯安那州、北卡罗莱纳州以及其他多个州的小城镇官员正陆续对联储的这个计划可能产生的意料之外的后果提出警告,他们告诉国会议员和监管者,这可能导致很多地方数以万计的居民无法得到天然气供应。 这样的发展可能导致已经相当棘手的问题变得更加复杂:小城镇的市长和其他地方官员纷纷前往华盛顿,到国会向议员们陈情,为那些被视作金融改革主要目标的大银行进行辩护。 美联储的方案希望对大银行在铝和原油等现货大宗商品市场的活动进行限制。在国会议员们的压力下,联储越来越担心大银行对大宗商品的所有权可能远远超过了监管机构最初的构想,可能对企业以及整个金融系统构成威胁。 国会参议院常设次级调查委员会将在周四召集为期两天的听证会,就 高盛 集团、 摩根大通 和 摩根士丹 利等大银行是否应该被禁止拥有或者交易现货大宗商品听取各方说法。次级委员会在之前对大银行的市场参与是否影响了价格,伤害了消费者展开了调查。民主党议员称,这类活动,特别是大银行对发电站,航运集装箱船以及金属仓库的所有权带来了很多可能反竞争的行为。 国会议员们的一个担心是,银行控制下的铝和其他金属仓库可能在必要时间之外更长期持有金属库存,从而造成价格虚高。银行方面否认这样的指控。这也将是周四听证会中的一个主要内容。 摩根大通等部分大银行已经在过去一年处置了部分现货大宗商品业务,以应对更严格的监管要求和资本限制。 以阿拉巴马州托马斯维尔市市长谢尔顿-德(Sheldon Day)和阿拉巴马州克拉克和莫比尔郡天然气区联席总经理艾尔-宾(Al Bean)为首的一个团体警告说,对大银行打击行动的影响力可能波及华尔街之外。这个团体在过去几个月向至少12名参议员的幕僚提出了这些疑虑。其中包括了将成为权力极大的银行业委员会下任主席的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参议员理查德-谢尔比(Richard Shelby),以及促成美联储提出这一规划的俄亥俄州民主党参议员谢罗德-布朗(Sherrod Brown)和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 路易斯安那州民主党参议员玛丽-兰德鲁(Mary Landrieu)在夏天的时候曾与这个团体会面。她的发言人在周二表示,参议员“已经指派工作人员研究这个问题”。 这个团体在周一拜会了参议院常设次级调查委员会的幕僚,并提出了他们的担忧。消息人士说,他们在7月时候曾与联储法务长斯科特-阿尔瓦雷斯(Scott Alvarez)有90分钟的会谈。 谢尔顿-德说,“和所有人一样,我们希望一个安全的银行系统,但是在过去10年到12年间,这已经是我们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按照艾尔-宾的说法,对大银行在现货大宗商品业务上的限制将会“限制甚至是结束我们进行至关重要的天然气输送的能力”。他强调,如果市场中没有这些华尔街企业,各市镇可能无法找到被评级机构视作安全,同时还能接受大规模合约的交易对手。 在国会1990年代对天然气行业去监管之后,很多市镇合作创建公共天然气系统以增加采购能力。他们很快发现,可以通过长期合约来部分锁定天然气供应,从而节省资金,以及对冲价格波动。 安然等能源公司最初就是这类交易的资助方。在公司于2001年破产之后,通过1999年的另一组去监管立法而被允许参与大宗商品市场的华尔街银行填补了这个空缺。 市政天然气区域配送企业开始参与预付款天然气交易,在这种策略下,他们可以发行免税债券,利用所得来为天然气供应预付款,而交易另一方的银行承诺在通常长达20年的时期内持续提供天然气。银行从预付款中获利,再对冲包括价格波动和供应在内的长期风险。行业律师称,过去十年中大约有超过200亿美元的天然气预付款交易。 对事态发展有了解的消息人士说,在被利益相关方提醒之前,美联储并不知道新规则可能影响到市镇当局获得长期天然气供应合约。 联储的规则还可能限制其他类型的活动。联储在1月的提议中写道,“近期涉及现货大宗商品的一些灾难显示,与这些活动相关的风险在形式,范围和规模上都具有其独特性。” 联储所指的包括了2010年时候的深水地平线石油泄漏事故。 英国石油 公司已经为事后清理和法律成本支出了超过400亿美元,而且还继续在美国法庭上抗争,希望限制后续的付款规模。 美联储希望确定,当参与原油和天然气等大宗商品的融资或者是交易时,一家银行会面对什么样的风险,以及这是否对金融稳定性构成任何形式的威胁。联储希望明白,例如依据合约要求输送天然气或者原油的管线在爆炸或者破裂,导致伤害或者死亡的情况下,参与交易的银行是否需要承担责任。 国会方面的消息来源说,国会议员们倾向于不要禁止银行的天然气交易和融资活动。一名民主党高阶议员的国会助理说,“从系统性风险和市场操控的角度来说,发电站,航运集装箱船和仓库的所有权,这些是我们最担忧的问题。对其他方面,比如交易和融资协议,我们不打算让银行完全退出这类活动。” (孔军)